nba拉拉队最搔最性感美女图
  • 5510閱讀
  • 22回復

[湖風雜志]難忘的童年記憶 [復制鏈接]

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
 
發帖
41
積分
663
貢獻值
1
都幣
0
在線時長: 60小時
注冊時間: 2010-06-20
我的老家
— 本帖被 鄱陽湖 執行置頂操作(2020-03-02) —
難忘的童年記憶
西田雋秀

     今年的春節非同尋常,全民窩家防病毒。閑得無聊的我天天網上暢游,每日打卡“今日頭條”。偶然間一篇《傳家訓揚新風之都昌縣城余家廳》讓我眼前一亮,這不就是我小時候經常到訪的余家廳嗎?讀來倍感親切,給了我一個意外驚喜。沒想到留有我童年足跡的余家廳竟是如此群星閃耀、人才濟濟的書香門第,讓我對余氏家族贊嘆、羨慕不已。
     一代代余家人,承前啟后,傳家訓揚家風,滿懷家國情,緊跟時代潮,世代“備德踐道”、“急功好義”,歷代名師名醫輩出,亦有名宦名匠,更有追求真理舍生取義的仁人志士,堪稱一部余家史半部都昌教育史,這可真是大宅門啊!難怪我記憶中的姨爹是那么有君子風度,原來是家學淵源。
     歲月如流水,掐指一算,我已有四十多年沒有到過余家廳,但我對它的印象是難忘的,正是因為它,讓我對縣城有了許多美好記憶,激發了幼小的我對城市生活的向往,讓我的人生有了目標。
     小時候最期盼、最開心的事就是去余家廳的姨娘家。
     姨娘家住余家廳上廳西邊正房,里面地板樓板俱全,正廳后面是神龕,吃飯的八仙桌一般是靠在西邊的鼓皮旁(房間的木隔板),廚房在后面拖鋪里。
     上廳有個在理發店上班的叔叔我印象特別深,他們家住在東邊的茶廳房,他夫人待他那是真好,幾乎每天早上都給他弄銀魚或荷包蛋煮面,感覺他的生活非常奢侈,用現在時髦的話說可能是貧窮限制了我的想象力,普通人的早餐不就吃兩大碗稀粥么?傳說中的地主過的就是這樣的生活吧。
     走出后就是實驗小學,記憶中好像從后門經過實小,再往下走就是河邊,大人經常去那里洗衣服,我總是跟著她們玩耍,河岸邊好像還有個玻璃廠(抑或是堆放玻璃原材料的地方,印象模糊)。
     姨娘姓盧,陽峰盧家人,是我娘的表姐,但她倆感情非常好,不是親姐妹勝似親姐妹,姨爹名叫余武(音,不知道是不是這個武字),他們有三個兒子和一個領養的女兒,只可惜姨娘在兒女還沒長大成人時因病離開了人世,那時我還沒出生,所以對她沒任何印象。姨爹退休前是東湖管理所工作,應該是負責人之一,他解放前在縣政府供職,抗戰間期為避戰亂,縣政府曾搬到盧家,他倆應該是那時喜結連理的。
     姨爹比我父親年齡大,憑推測,他大概是1920前后出生的。為了準確了解他的生評,我滿懷興致地反復研讀了作者的文章,想從中找到有關我姨爹的介紹,可惜沒有關于他的信息,作者帖上的《余家廳直系派輩脈絡圖》因為模糊不清,所以世系表上也看不清他的名字。我對貼中介紹的人物信息進行了認真梳理,經反復對比,從年齡段和他家在廳里的居住位置判斷,我姨爹應該是余忠鎮之孫,屬第四代,從其年少喪父看,應該是余斗垣之子吧(根據作者提供的材料:余斗垣(1894-1930),1920年畢業于國立山西大學法律本科并得法學士學位,曾任都昌縣女子學校校長、縣立高等小學校及師范講習所任教職,在南昌、景德鎮、都昌等多所學校任教,后投身國民革命軍從事文職,36歲英年早逝。),不知對否,有待進一步考證。
     我見到的姨娘是姨爹的第二任妻子,在縣皮鞋社工作,上班的地方就在東街,我小時候還跟她去上班的地方玩過。這個姨娘人也很好,操一口標準的“縣里腔”,但可惜,身體也不太好,大約七十年代中期就去世了。
     以前西醫沒有現在這么發達,中國肺病緾身的人特別多,我姨爹就一直有支氣管炎。好像是八零年左右,哥哥去姨娘家拜年,回來說姨爹早在春節前的某月某日去世了,聽到這個消息家里人都很難過,沒能送他最后一程,滿心遺憾和內疚。姨爹在世時對我們家非常關照,晚年他身體欠佳,出于感恩和尊敬,逢年過節我們去看他。只怪隔得遠,那年代通訊還很落后,有什么事主要靠口信傳遞,等你得到消息,事情可能已過去好久了。
     在我家里最困難的時候,是姨爹伸出援手,幫我父親謀得個事做。
     我們村是典型的人多地少的地方,不靠山不近水,農業收成少,分田到戶前,我們生產小隊最差年成時只有一毛多錢一個勞動日。
     我父親雖然是個農民,但準確地說只是個半途出家的農民。他很早就參加了工作,經歷過兩三個工作單位,因為脾氣性格不好,總喜歡跟人爭爭吵吵,處處得罪人,最后落得個失業的下場,四十好幾又回家務農。
     其實我父親自身條件還是有優勢的,讀過幾年書,會白案紅案,都昌傳統糕餅他都會做,學過南雜貨,算盤打得也不錯。但在那個年代若在公家的單位呆不住,就是會十八般武藝,你也是無用武之地。所以我小舅舅曾跟我們說“你父親就是不適應公有制,不適合吃皇糧,早改革開放就好”,對一輩子跌跌撞撞的父親來說,舅舅這句話總結得一針見血。
     耕作不在行,在生產隊干活無所適從,母親又經常埋怨父親一輩子把一手好牌給打糟了,那時的他算是人生最低落的時候。人總不能閑著,還是要再謀出路,為了一家人的生計,父親只好發揮自己的特長去縣城做臨時工,在姨爹的鼎力相助下,最后在東湖管理所做了幾年廚師。
     經常聽父母說,姨爹沒有上多長時間的學,但是很有文化,算是個筆桿子,解放前在縣政府是個文職官員。他年少時,因南兵打北兵(這是我母親的原話,老輩都昌人說的南兵打北兵,應該指的是北伐戰爭時期)喪失雙親,靠自己勵志成人成才。印象中他寬厚、仁愛,言談舉止都有舊社會大丈夫風范,在我心目中他的形象非常高大,令我非常敬仰。
     我從小特別崇拜姨爹,心里常想,長大就要做一個像他一樣有文化、有修養、有擔當的人,要努力改變自己和家庭的命運。
     說來好笑,童年的我曾信誓旦旦,說長大了一定要把家搬到縣城去,讓父母過街上人的好日子。家里年紀稍大的人可能還記得我小時候的“豪言壯語”,雖然四十多年過去了,這稚嫩的誓言伴著清脆的童聲,仿佛還在老屋的廳堂里縈繞。
     現如今我的理想是權當實現了,但我的家沒有安在充滿童年記憶的縣城里,而是定居在距離故鄉兩百里外的潯陽城。改變命運的夢想也算是實現了,但遺憾的是父母多年前就去世了,沒有跟兒子一起享受過城市的繁華,每每想到這里,我心中有無盡的惋惜和內疚。
     每次去縣城姨娘家,我都像過年一樣興奮。
     大人早幾天就要做好去的準備,主要是準備一些鄉下的土特產,這時候我都會好好表現,爭取不失去隨行的機會,事實上父母對我特別寵愛,每次上縣城我都是毫無爭議的隨行者之一。
     上世紀70年代,交通很不發達,從縣到鄉下的班車很少,許多鄉鎮不通班車,只有都蔡、都七公路沿線的公社駐地或集鎮有臨時停靠點,只有三汊港這樣的交通要道才有車站。從我家去縣城基本都是步行,舍得到太埠社(吳家埂)或太沙橋坐班車的都可以說是“富豪”,走鄉間小道到縣城大概30多華里路程,要花近四個鐘頭。
每次去都是早上四五點鐘起床,吃點現飯就出發。我們常走的路線基本是兩條,一條是過小埠岡、經葉家、玉階里、烽火里陳家、羅家嶺到縣城。另一條是過庵前壟、經白都里張家、農中(原和合一中)、大沔池、細堰黃家到縣城。
     我雖然一路上非常興奮,但走夜路心里還是非常害怕,特別是過小埠岡、大沔池感覺非常陰森。小埠岡這個山澗有兩里地沒有人煙,唯一有個曹家人看山的茅棚,它并不能給我安全感,門口的狗對生人還特兇,山上風吹草動,都感覺是野獸或惡鬼要沖出來,我還未曾進入這個地帶,就老早折根樹棍拽在手上壯膽。如果要是走農中大沔池這條線路,進了農中前面的八字型大門,心里就幻想著湖邊會有河佬(湖里長大水時漂來的尸體)的陰魂出來嚇人。因小時候總聽在這里讀書的人說,發大水時門口會漂來死尸,有的崽俚還說他親自撈過,說得繪聲繪色,想到這些就毛骨悚然。所以經過這些路段我都會加快腳步,恨不得一下飛過去。
     好在過了這些地方,天基本上就亮了,心中的恐懼隨太陽起山而消失。鄉村的炊煙開始像烽火一樣漸次升起,沿途的田地里陸續有人晨起出畈。
     沒有了心理的恐懼,去縣城的愉悅心情就像太陽一樣燦爛升起,腳下根本不知疲勞。
     一般朝飯過后的樣子,可抵近城郊。
     清晨,菜地里胡蘿卜的清香撲面而來,它的葉子也是如文竹般的雅致,地里的包菜像蒸籠里的饅頭一樣圓潤飽滿。很多人可能無法換位思考,幾顆蔬菜有什么大驚小怪的,但對那時候的我來說,胡蘿卜、包心菜都是城里人的專供,在我家鄉的菜地是不曾有人種的,看見這些稀奇的蔬菜令我賞心悅目。
     過了羅家嶺就可看見都昌飯店的水塔和農機廠的煙囪,那時沒有高樓大夏,四周畫著迷彩圖案的水塔、飄著青煙的大煙囪就是遠處最先映入眼簾的美麗城市風景,它就像久別的朋友熱情地向我招手!
     我的嗅覺特別靈敏,我除了用眼睛和耳朵、還喜歡用鼻子去感受城市之美。到了農機廠附近,我就能聞到明顯的城氣息,雖然這里離城中心還有很長一段路,但我能明顯聞到空氣中濃濃的炸油條的香味,偶爾還飄來自來水淡淡的氯味,這油條香簡直令我垂涎欲滴。它對我食欲的誘惑力是長大后任何美食都無法替代的。
     若是恰逢夏天,只要走過縣人民醫院,就能遇見街上賣冰棒的。小孩背著保溫箱,操著純正的縣城腔,沿街叫賣,“冰棒不了,冰棒不了”,聲音清脆悅耳,若是在老街的巷子里叫賣,經過石巷的共鳴,那聲音更是美妙動聽。他們像百靈鳥一樣在大街小巷穿梭,這是一道多么美麗的城市風景線。只可惜,隨著時代的快速發展,這種聲音早已消失,即使現在還有人叫賣,但以前那種純正的腔調、那種老縣城童男童女的氣質永遠不可再現,這實際上也是一種非物質文化遺產,如果能在特定場合再現一段,也可令老都昌人回味無窮的。
     說來見笑,我真是一個嗅覺特別發達的人,還沒到電影院轉角,我就能聞到酒廠的酒香。那時的酒廠就在余家廳的西邊,離電影院還有大概三四百米遠。從那時起,酒的醇香就植入了我的嗅覺記憶里,現今的我盡管不好酒,但憑著靈敏的嗅覺和味覺,我還真能大致地品出酒的好歹來。
     一般上午九十點鐘的樣子我們就到了姨娘家。余家廳有三個門,前門、后門和西邊耳門,如果從西街過來,我們就會走大門或耳門進,要是從實小邊上過就走后門或耳門進。我們來了,大家就忙開了,問寒問暖、弄點心、買菜、做飯。
     如果是拜年,一般是我和哥哥來得多,那時哥哥已是家里的主要勞動力。姨爹除了關心我們家的農業生產、生活情況,還很關心我的成長,總囑咐我要聽話,要好好讀書。記得有一次拜年時,我也點了支香煙,姨爹覺得很驚訝,態度和藹地跟我說“小孩子莫抽煙,這習慣不好”,我趕緊把煙滅了。按我們都昌的習慣,過年時小孩玩抽支煙是見慣不怪的事,但他覺得這樣不好,需要及時糾正,余家廳良好的家教家風從這個細微之處就可見一斑。
     盡管那時候生活也不富裕,但姨娘家待客的正餐是少不了肉的。我記憶最深的是胡蘿卜炒肉、包菜炒肉,有時還有豬油渣炒菜。在什么都要憑票供應的年代,這油渣同樣是緊俏物。說起來這個好像還算是內供吧,因姨娘在皮鞋社上班,所以能買到皮革廠豬皮上刮下的肉渣,一般人不托人是買不到的。要是小住或第二天回去,早飯一定能吃上香噴噴的油條和饅頭包子。對一個鄉下小孩來說,這些近乎是今天跨越國界的美食啊,雖然不能大塊朵頤,只能略帶拘束、少年老成地作禮,但幾片肉、幾筷子胡蘿卜包菜、一根油條、一個饅頭或者那怕是半個包子,都足以讓你的味蕾和食欲滿足得淋漓盡致。
     我從小好奇心強,不僅是常被街上獨特的美食所吸引,對街上所有的新鮮事物都感興趣,小到電燈、水龍頭,大到河里的輪船和街上的汽車、自行車。有時到西街里看人修鐘表、敲白鐵、釘稱,經常是看得目不轉睛,留連忘返。
     記得有一次在姨娘家住,第二天我小叔叔帶我去他工作的軋花廠玩,我的興致一下被那些從未見過的機器吸引住了。那時候大人也沒有現在這樣的安全意識,放心地讓我在車間里逛,可能是個機修車間吧,沒什么人干活。我自由自在的,這里摸摸、那里看看,東一扳西一撥,一不小心,我竟然把一臺機床給啟動了,機器立馬嗡嗡作響。這突如其來的情況讓我束手無策,生怕它摔出個什么東西要了我的小命,嚇出了我一身冷汗。幸好我急中生智,看見一個紅色的按鈕,不假思索地一巴掌拍了下去,謝天謝地,機床真的立馬停了。長大后才明白,這個鍵就是機床的急停按鈕。這件事我一直不敢告訴大人,怕他們不會原諒,這幾乎成了深藏我心中的秘密。
     一段余家廳的故事勾起了我童年的許多回憶。都說人生苦短,但每個人的童年都如一泓清泉、一股涓流,清澈歡快,無憂無慮,最多載幾片綠葉枯草,自由的泛著漣漪、隨性的流淌,不必像江河,那樣不堪重負,沿著并不自由的軌跡,強作歡暢地艱難前行。
     一個人所見所聞的東西難計其數,但能在心靈上打上烙印的并不多。街上炸油條的油香、酒廠的酒香,胡蘿卜的清香、自來水的氯氣味加上“冰棒不了”的叫賣聲是我對縣城符號性的記憶,當然姨娘家的親情和姨爹對我的教誨更是終生難忘。
     感謝都昌的作家寫出了許多讓人記住鄉愁、重溫鄉情的好文章,若是故地重游,有故事的何只是我呢?一座歷史底蘊深厚的小縣城承載了幾多人的美好記憶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20年2月26日

[ 此帖被田畈人在2020-03-07 10:32重新編輯 ]
4條評分積分+464
田畈人 積分 +61 加分專用:支持原創帖子。 03-07
好好活著 積分 +63 加分專用:支持在線分享精神。一篇優美的回憶散文!! 03-01
淚中魚 積分 +40 問候先生! 03-01
鄱陽湖 積分 +300 加分專用:支持在線分享精神。 03-01
冰點還原精靈官方網站
 

發帖
2861
積分
23351
貢獻值
680
都幣
4
在線時長: 1079小時
注冊時間: 2014-12-23
我的老家
只看該作者 沙發  發表于: 03-01
樓主所說的《傳家訓揚新風之都昌縣城余家廳》是由原縣委宣傳部副部長汪國山先生所著,傳家訓揚新風系列已更新到了128篇,都昌在線網上均有發布。
都昌在線相關閱讀請點擊:
傳家訓揚新風之127 | 都昌縣城余家廳:廳內廳外(上)
傳家訓揚新風之128 | 都昌縣城余家廳:廳內廳外(下)

發帖
7877
積分
126863
貢獻值
81
都幣
42
在線時長: 1067小時
注冊時間: 2008-12-03
我的老家
汪墩鄉
只看該作者 板凳  發表于: 03-01
作者是日本人?

發帖
39487
積分
7669956
貢獻值
311
都幣
0
在線時長: 20343小時
注冊時間: 2006-07-02
我的老家
周溪鎮
只看該作者 地板  發表于: 03-01
加分專用:支持在線分享精神。

發帖
39487
積分
7669956
貢獻值
311
都幣
0
在線時長: 20343小時
注冊時間: 2006-07-02
我的老家
周溪鎮
只看該作者 地下室  發表于: 03-01
我小學是在實驗小學讀的,有個同學的外公就住在余家廳,放學時候經常去那玩。

發帖
11014
積分
29559
貢獻值
429
都幣
22
在線時長: 3196小時
注冊時間: 2011-08-19
我的老家
北山鄉
只看該作者 5樓 發表于: 03-01
老先生好文筆!

不錯,童年就是這種感覺。
那年月住在縣城里的居民對鄉下的窮親戚都很寬厚仁慈。
我娘有兩個姨娘和兩個姑姑在縣城,我們鄉下離縣城不算很遠,大人在前面走,我們小孩總在后面偷偷跟,跟了好長一段路,大人發現便不好趕我們回頭,一怕我們走丟,二是過屋場總有狗,只能罵罵咧咧帶我們上街,到了親戚家總能吃上一餐好飯菜。

發帖
20757
積分
406569
貢獻值
733
都幣
12
在線時長: 5506小時
注冊時間: 2009-10-29
我的老家
只看該作者 6樓 發表于: 03-01
一篇優美的回憶散文,細細品讀,似乎在翻看一頁頁泛黃的日歷!!

發帖
657
積分
8192
貢獻值
60
都幣
0
在線時長: 530小時
注冊時間: 2012-11-22
我的老家
大樹鄉
只看該作者 7樓 發表于: 03-01
滿滿的回憶!

發帖
22350
積分
262372
貢獻值
10812
都幣
0
在線時長: 2563小時
注冊時間: 2008-10-17
我的老家
縣城(都昌鎮)
只看該作者 8樓 發表于: 03-01
回憶總想哭

發帖
6035
積分
29782
貢獻值
327
都幣
0
在線時長: 1423小時
注冊時間: 2016-06-15
我的老家
西源鄉
只看該作者 9樓 發表于: 03-01
老先生行文如潺潺涓流,聲型并茂,好文章。以前我爸去縣城出差帶我去縣城玩,特別是去縣菜市場買西紅柿吃時,心里的高興無法用詞來形容,一對西紅柿稀意,二對縣菜市場目不睱接的菜的品種而興奮,三對縣菜市場的人頭攢動而高興。
快速回復
限100 字節
如果您提交過一次失敗了,可以用”恢復數據”來恢復帖子內容
 
上一個 下一個
      nba拉拉队最搔最性感美女图 今晚20选五开奖结果 江西快三 广州th区酒店小姐 推荐股票配资平台 杭州按摩地址 拉力赛车最高时速多少 日本女优精液润滑油 澳洲幸运10官网免费下载 中山期货配资公司 深圳特殊服务 老11选5开奖视频 青海快三 麻将外挂软件 3d今晚的试机号和 秒速飞艇 四川麻将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