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amp id="ysyue"><button id="ysyue"></button></samp>
  • <optgroup id="ysyue"></optgroup>
    <blockquote id="ysyue"><small id="ysyue"></small></blockquote>
  • <table id="ysyue"><small id="ysyue"></small></table>
    全自動咖啡機領導品牌,暢銷全球37個國家

    互聯網人的“困”,中國咖啡能因此而崛起嗎?

    2020-09-08

           “咖啡因是剛需,中國的咖啡市場有待開發,潛力巨大。”這句話似乎成了咖啡領域創業BP的必備一句話,但很多投資人則認為“中國人的咖啡因早就被茶葉滿足了”。

           9月2日,精品咖啡品牌“三頓半”完成過億元B輪融資。2月“沃歐”,5月“時萃”,6月“永璞”,8月“隅田川”,7個月時間,5家速溶咖啡品牌接連完成新一輪融資。

           另一方面,瑞幸爆雷、COSTA撤店多渠道“減壓”、連咖啡“更換賽道”門店幾近全關……

           2020年,風起云涌的咖啡行業中,精品速溶咖啡開始在資本市場上嶄露頭角,進入融資潮。

           瘋狂擴張的背后

           人生就像巧克力,你永遠不知道下一塊是什么味道。

           截至2019年年底,突飛猛進的瑞幸已經開了4500多家店;星巴克計劃2022年前在中國大陸開設6000家門店;可口可樂公司收購COSTA后,則計劃在2022年之前再開設800家門店。

           正當線下咖啡店瘋狂擴張,不斷拓寬國內咖啡消費者的人群邊界時,被譽為最快上市的獨角獸瑞幸咖啡因財務問題而停牌,眼看它起朱樓,眼看它樓塌了。慶幸的是,瑞幸全國4000多家門店還在依靠區位優勢及“私域流量”進行自救運營。

           而8月份開始,將星巴克視作競爭對手的COSTA陷入大面積閉店潮。COSTA在北京、杭州、青島、南京等地關閉了多家門店,其中,青島地區關閉了所有門店,北京地區關閉了近20家門店,關閉的門店數量超過了中國市場門店總數量的10%。

           對于中國市場,COSTA曾經喊出“2018年開到2500家門店”的口號,隨后,這個口號變成了“到2020年開到900家”。但這個目標也未能實現,如今,僅剩300余家門店的COSTA再度陷入“閉店潮”。COSTA的負責人稱,此次關店是門店優化工作的持續,COSTA并沒有放緩在中國開拓零售店的步伐,包括在青島市場,也會持續關注新的開店機會。

           出身英倫貴族,卻因“不接地氣”,COSTA與中國消費者似乎隔著一道英吉利海峽。自身的咖啡品質及品牌形象定位讓COSTA在中國的發展路上吃了大虧,尤其在疫情給線下商業帶來巨大沖擊之后,加之咖啡新勢力勢頭迅猛,不被東家可口可樂看重的門店,就成了COSTA優化的犧牲品。

           同樣陷入關店風波的還有連咖啡。今年6月,在北上廣深擁有400余家門店的連咖啡接連關閉多家線下門店,咖啡業務一度陷入停滯狀態。9月,消失100多天后的連咖啡宣告回歸,新產品發布計劃也將啟動。新業務上線后,連咖啡將由原來的微信單一渠道+一線城市窄覆蓋,變成全渠道+多維度產品覆蓋,并全面升級為一家咖啡零售公司。

           變則通,這對于咖啡巨頭星巴克同樣適用。隨著咖啡市場競爭加劇,星巴克也加快數字化轉型,陸續推出“啡快”、“專星送”等外賣服務,打通了支付寶、淘寶、口碑等多個平臺,還積極拓展星巴克臻選等副線品牌。因為“星爸爸”意識到中國咖啡市場正處于前所未有的擁擠。

           新興品牌的可能性

           互聯網人的“困”,正在支撐起一個千億咖啡市場。艾媒咨詢曾預計,2020年咖啡市場規模將達到3000億元,這其中,有超過6成市場被速溶咖啡占據。目前,國內速溶咖啡市場的主要份額仍然被雀巢這樣的國際巨頭所占據,但新興品牌的出現還是帶來了更多的新風向與可能性。

           “今年我們整體的目標是1個億”,永璞創始人鐵皮立下了Flag。在完成千萬級首輪融資后,永璞將加大人才的引進,包括電商運營和投放,也會有計劃開始明星層面的合作。

           這個成立于2014年的品牌,產品線包括掛耳、冷萃咖啡液和凍干咖啡粉,自2018年登陸天貓,銷售額已實現5倍增長。在今年天貓“618”年中購物節期間,永璞同比增幅780%。

           主打精品速溶咖啡的三頓半,以“品質+便捷”的定位,比永璞晚一年踏入咖啡行業,但成績不容小覷。2018年登陸天貓商城以來,三頓半保持著強勁增長。2019年,天貓雙十一登頂咖啡類目榜首后,2020年的“618”年中購物節,三頓半銷售額一舉超過包括雀巢和星巴克的咖啡零售品牌,在飲料沖劑類別總銷售額位列第一。三頓半的亮眼業績引起資本的持續加注。

           此外,沃歐、時萃、隅田川在各自擅長的領域也都有不凡的成績。成立于2017年的沃歐,專做馬來西亞白咖啡品類,定位于大眾化快速消費品品牌;“甜甜圈”時萃在創立第一天即獲得摩拜單車聯合創始人夏一平500萬元的種子輪融資;至2020年7月底,隅田川咖啡位居天貓掛耳咖啡、咖啡液、咖啡粉三個類目銷量第一,此外還廣泛進入線下精品商超、酒店等線下經銷渠道,整體業務銷售額年均實現3倍以上的高速增長。

           “中國的95后和00后人群逐漸成為消費主力,咖啡市場即將迎來爆發”,魚眼咖啡創始人CEO孫瑜表示,隨著咖啡消費者的逐漸成熟,咖啡的消費場景正在從“第三空間”的社交屬性轉變為“日常飲品”的功能屬性。

           咖啡市場一直是最火的賽道之一,諸多品牌都在以不同的姿態搶灘市場。農夫山泉推出掛耳咖啡、伊利推出冷萃氣泡咖啡、可口可樂首款COSTA即飲咖啡上市、雀巢推出星巴克高端速溶系列……巨頭們紛紛加碼,尋求新一輪的增長點。

           目前,國內咖啡消費年增長率在15%左右,遠高于全球2%的增速??v觀我國咖啡市場,速溶咖啡、現磨咖啡與即飲咖啡三分天下,分別占據著七成、兩成、一成的市場份額。隨著國內咖啡消費習慣的逐漸培養,擁有廣大的用戶基礎,或許可以讓中國新興咖啡品牌完成“線上包圍線下,精品走向連鎖,中低端市場邁向高端市場”的崛起。融資繼續,挑戰不止,未來走向如何,期待市場驗證。

    色窝窝免费播放视频在线_老色鬼在线视频最新精品_欧洲乱码伦视频免费_看亚洲三级片_亚洲免费无码中文在线亚洲在